2021年9月14日

独家版权时代不再 但“听歌自由”还早

作者 yabo63vip

“独家版权”成为了过去,国内在线音乐市场或将迎来新的变局。那么,今后音乐爱好者们是否能够在一个App里,实现自己的“听歌自由”了?

8月31日,腾讯控股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发布了《关于放弃音乐版权独家授权权利的声明》。腾讯表示,大部分独家协议已按期解约。网易CEO丁磊随即出来隔空喊话,表示自己也非常期待这是一个真心实意、不含任何阳奉阴违的决定。随后,QQ音乐和网易云音乐也均放弃了“独家”标识。

回看在线音乐平台的历史,对版权的争夺贯穿始终,也成为众多在线音乐平台最终消失在市面上最关键的因素之一。而现在,在音乐版权方面,平台之间是否又被拉回到了同样的起跑线?业内人士楠柯对《财经天下》周刊表示,版权只是一个平台的基础,但并不是决定它发展的唯一因素。而此前在平台版权争夺战中一直“稳坐钓鱼台”的版权方也被推到了前排,需要面对新的选择。那么,平台、版权方、用户之间的关系,又将变得如何?

当然,还有不少网友们为此燃起了希冀:今后,音乐爱好者们是否能够在一个App里,实现自己的“听歌自由”了?

据腾讯表示,截至8月23日,腾讯已针对达成独家协议的全部上游版权方发送了相关的函件,明确放弃与相关上游版权有关音乐版权独家授权的权利,并告知相关上游版权方可自行向其它经营者进行授权。

“所有的合同都需要逐步去解除独家协议,因为所有的法律流程还需要一段时间,不过腾讯音乐方面已经在加快速度了。”楠柯表示。

但独家协议解除后,版权方又该作何选择?北京中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蒋保双对《财经天下》周刊表示,腾讯与版权方可以对合同进行变更和调整,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反垄断处罚属于行政指令,腾讯作为一家大型互联网机构,应当积极遵守,如果给合同签约方造成损失的话,腾讯应当进行合理赔偿或者采取补救措施。

同时,在取消版权的独家合作之后,合作双方可以更改之前的合作条款,重新进行协商。

“版权方可以根据自己的选择进行合作。现在版权开放,那么版权方选择谁就是他们的自由了。”楠柯认为。但他也表示,此前,版权方大多会选择跟用户量高、用户付费意愿强、市占率高的平台合作,但现在,这道选择题重新被丢给版权方之后,它们可能也不会单纯用以往的标准去选择合作的对象了,“毕竟那也不是政策的初衷”。但由此看来,版权方在市场中的议价主动权得到了大大的提升。

这也意味着,即使取消了独家版权,不同平台间仍然难以实现音乐“共享”。腾讯之外的其他音乐平台要拿到周杰伦、五月天歌曲的授权,仍然需要付费购买音乐版权。而版权方是否愿意和它们合作、提出什么样的价格,都还是未知数。

对于在线音乐平台而言,未来是否会出现多平台联合议价的情况,还不得而知。但相对缺乏版权的平台们,在腾讯音乐放弃“独家版权”后,要吸引用户,可能还需要继续增加购买版权的成本投入。

网易CEO丁磊对于此次腾讯的发言就似乎并不“买账”。他曾多次在公共场合抱怨音乐版权“成本过高”、“市场畸形”等。他表示,需要购买音乐版权的公司,都付出了超出合理价格的2-3倍以上的成本。此外,丁磊更是直言“有些公司为了垄断版权交易,故意不卖给我们”。

有接近网易云音乐行业人士透露,网易云音乐之前在与十几家主要唱片公司进行非独家版权谈判时,未得到积极回应,“电话和邮件沟通意向十几次,也基本得不到有效回应”。楠柯认为,丁磊的态度也是由于网易云音乐此前并未获得更多的版权,因此他要为网易云音乐打造一个受委屈的“人设”。

音乐平台多年的版权争夺战,将音乐版权的价格节节抬高。在2018年,据披露,网易云音乐以3年5亿元的价格获得华研国际旗下全量音乐曲库的授权,而华研的曲库中的音乐当时并不超过2000首。在此前,2015年阿里旗下的虾米音乐拿到华研的音乐授权则只花了2000万元。

2016年,腾讯收购了酷狗和酷我音乐,与QQ音乐、天天K歌组成了腾讯音乐娱乐集团,占据了市场上90%以上的音乐版权。此时的腾讯音乐,对网易云音乐开启了第一次“出击”。2017年8月,网易云音乐被迫下架了容祖儿、五月天等歌手的专辑。

之后,在国家版权局的推动下,腾讯音乐、网易云音乐、虾米音乐三家平台相互开放授权了99%的独家版权,各自保留1%的头部音乐资源。

2019年11月,不少用户发现,网易云音乐的歌单再次大规模“变灰”。腾讯音乐就周杰伦音乐版权纠纷起诉了网易云音乐,获赔85万元;起诉原因则为周杰伦歌曲的授权到期后,网易云音乐仍在对其进行打包销售。值得注意的是,根据裁判文书网显示,网易云音乐对周杰伦歌曲的授权费用,三年间已经从870万元上涨至1818.41万元。

而现在,用户是否能在网易云音乐上听到周杰伦的歌曲,仍然还需要时间等待和观察。

国内在线音乐行业形成目前腾讯音乐、网易云音乐两家巨头争霸的格局,和近十年来的版权之争密不可分。

2015年之前,用户只要打开任何一个音乐网站,就随意选择播放或下载大量歌曲。当时的市场上,存在着百度MP3、千千静听、酷狗音乐、QQ音乐、天天动听、虾米音乐等一批在线音乐平台,但同时,行业也面临着盗版横行、无序竞争的现象。

2015年,国家版权局颁布“最严版权令”,要求各网络音乐服务商必须将未经授权传播的音乐作品全部下线,否则从严查处。

之后,一批没有版权的平台接连倒闭,各大平台们也开始意识到了版权的重要性,“得版权者得天下”的言论盛行。

2015年,百度音乐与太合音乐集团合并,后者拥有太合麦田、海蝶音乐、大石三家唱片公司。阿里也相继收购了虾米音乐、天天动听,并成立了阿里音乐,那时的虾米音乐拥有华研、滚石、BGM、寰亚的音乐版权。2016年,腾讯成立了腾讯音乐娱乐集团。

当业内以为在线音乐市场已经形成了腾讯系、阿里系、百度系三家鼎立的局面之时,该格局很快被打破。

百度音乐没有提前采购版权,因此深陷盗版模式泥潭中。在移动互联网到来之际,百度音乐也没有抓住机遇,仍旧依靠PC端流量获取用户,导致百度音乐逐渐掉队,之后它和百度影音一同消失在大众视野。

而网易云音乐虽然在和腾讯音乐的版权大战中失利,却另辟蹊径,依靠社区化运营,并扶持独立音乐人,走上了一条差异化的发展模式,并收获了一大批忠实的用户。2014年,据网易官方发布的数据显示,网易云音乐用户已创建歌单达到了3200万个,成为业内歌单最多的平台。

阿里旗下的虾米音乐也成了版权大战中的牺牲者。早期的虾米音乐允许用户自行上传资源到曲库中,此举曾经被人诟病。随着2015年国家版权局的通知发布,虾米音乐也随之遭遇了版权危机,平台上的上百万首歌曲被下架。2016年,阿里开始打造“阿里星球”,覆盖电商、粉丝社交、音乐播放器等产品,计划从商业的角度出发,打造音乐界的“淘宝”。但它被指违背了老用户们的使用习惯,也招致了不少用户的反对。

独立音乐人张智曾在虾米上上传自己的歌曲,他回忆说,虾米对于音乐人的支持力度非常大,上传歌曲播放量产生的费用,基本上全部返给了作者。“虾米把钱都给了作者,自己本身不赚钱,也是倒下的原因之一。”

在线音乐形成了目前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“一超一强”的局面。虽然还有其他的玩家存在,如国内在线音乐行业早期的参与者咪咕音乐,曾与环球、华纳等千余家版权方达成了合作,拥有超过4000万首正版歌曲,客户端用户数突破了1亿,但也已经失去了与它们相抗衡的能力。

但版权并不是决定在线音乐平台成败的唯一因素。现在,版权市场得到了调整,在新的规则下,无论是网易云音乐还是腾讯音乐,都将探索新的玩法。

楠柯认为,接下来,平台间的竞争,不单是进行版权的争夺,更多的竞争重点还是要放在“人”的身上,考量的是在线音乐平台的运营能力、以及对用户兴趣的精准把握。“音乐平台需要贴合用户,才会提升用户的使用兴趣,扩大市场。”

网易云音乐此前虽然处于版权争夺中的弱势地位,但也在长期发展中收获了一批忠实用户和音乐人。中国青年剧作家导演向凯向《财经天下》周刊表示,腾讯音乐走的是独家版权路线,网易云音乐的生存空间一直受到挤压,但网易云音乐却发展了一批年轻初出道的音乐人,愿意把版权交给它。“网易云音乐能走到今天,是它在不断吸纳新人。一批流量不够或小众的IP,没有办法走进腾讯的QQ音乐,大部分还是靠网易云音乐传播作品,这让网易云音乐成为在吸新、创新方面与QQ音乐不一样的平台。”他表示。

今年4月,Tech星球曾报道称,字节跳动成立了音乐事业部,内部有四个音乐相关的业务组,分别负责不同类型的音乐业务。而抖音及字节跳动,也已先后与包括索尼、环球、华纳、太合等国内外知名音乐厂牌达成了版权合作。

根据去年年底抖音发布的《2020抖音音乐生态数据报告》,在2020上半年抖音音乐人入驻增长近3万,半年抖音音乐人涨粉累计超3亿,涨粉超1000万量级的音乐人有6位,涨粉超500万的音乐人有23位;抖音排名前10的爆款歌曲,总播放量达945亿。

今年3月,快手音乐推出《2021快手音乐结算规则》,新增了独立音乐人结算通道,进一步完善版权管理。根据快手公开的数据,2020年快手有381家音乐版权所有者签约了亿元激励计划;音乐创作者数量超过11万。

但目前,在线音乐平台们面对的一大问题是,版权费用不断提高,用户为在线音乐的付费率却仍旧不高。

根据网易云音乐的招股书,2018年至2020年,网易云音乐累计购买音乐版权的内容服务成本高达96亿元。而腾讯为了拿到环球音乐独家版权,2017年曾出资3.5亿美元、外加1亿美元股权的代价,收购了环球音乐三年曲库;2021年1月,腾讯还花费30亿欧元收购了环球音乐10%的股权,将陈奕迅等歌手的版权纳入囊中,在环球音乐当中的持股比例提升至20%。

财报显示,撑起腾讯音乐大部分营收的不是在线音乐,而是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业务,这部分的营收占比一直稳定在60%以上。2021年第二季度,腾讯音乐的在线音乐付费用户人数上涨至6620万人,同比增长40.6%;付费率也从2019年的4.3%上升至目前的10.6%。但是,腾讯音乐的月均ARPPU(每付费用户平均收入)从2019年的8.85元提升至2020年的9.375元后,在2021年第二季度下降至9元。同时,在线音乐移动MAU(月活跃用户)为6.23亿,同比下降了4.3%。

而根据网易云音乐招股书,公司三年累积亏损额超过了50亿元。今年二季度,公司毛利率首次转正,按招股书预期,到2023年底,网易云音乐都将持续亏损。

此外,2020年网易云音乐的月均活跃付费用户为1600万,在线%;但其ARPPU却从上一年的9.3元下滑至8.4元。

尽管用户数量庞大,但面对此前用户免费使用的习惯和对付费的抵触心理,在线音乐平台推进用户付费习惯依然需要过程。

平台们想吸纳新的音乐人,也需要时间来适应。独立音乐人张智告诉《财经天下》周刊,在版权开放后,之前他和某平台签订的独家合同已经失效,他也尝试在其他平台投放自己的作品,但效果甚微。为此,他表示,或许还会继续和原平台采取长期合作方式。

“听歌自由”是每个用户的期待,但这也并不是短期内能够实现的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wentev.com/,nba